傅月庵:那六年,我窩在光華商場

傅月庵:那六年,我窩在光華商場
本文摘自:親子天下2012 1-2月合刊 101個改變人生的學習經驗。
小時候我功課都很好,只有到了台北工專念書時,功課才不好。因為台北工專是工科的,我根本不適合念工科。我會去念台北工專,是因為虛榮,因為我考高中有點失常,數學考了四十幾分,考到了中正高中。我覺得我如果去念那邊,跟我的朋友完全不能比,我的朋友都考到前三志願,而中正是第四志願。我的五專考得比高中好,考到台北工專,我那時候愛慕虛榮,覺得至少「台北工專」四個字看起來不錯,就去念了。
可是人的機緣很難說對或錯。如果我那時候不去念台北工專,如果我在台北工專念得很好,我就不會整天窩在光華商場。
光華商場就在台北工專隔壁,我以前也不知道有這個地方,我是三重鄉下小孩,國中畢業前幾乎沒有跨過淡水河。來到台北工專才知道,喔!原來這邊有一個賣舊書的地方。那時我一天大概有二十塊的生活費,我只要拿五塊錢就可以買書看了。
逛到什麼書都看過
我從小就對書有興趣,只要有字、有圖片的東西,我都會拿起來讀甚至連香菸盒都會撿起來看,為的是看上面的字跟圖片。但是我家窮,當我發現光華商場的時候,真是太興奮了!光華商場每一家書店我都摸熟了,我甚至因此有了某種特異功能。後來我在主持遠流博識網的時候,「偷渡」了一個「珍品交流道」,專門提供舊書訊息。我的特異功能是,有哪個人要找哪一本書,我可以跟他講:「光華商場右邊入口往第五家右轉進去,再右轉,由下往上大概在第五排的地方,就可以找到你要的書。」屢試不爽!
我對光華商場實在太熟太熟了,當你跟我講你要那一本書,我腦海裡自然會出現它放在書架上的那個位置。
那時候光華商場十點開門。我早上上完課就會去,中午吃完飯又去逛,晚上下課又去逛,一天大概去三、四次。我不想上課的時候,也會去。那時候上課很無聊,我也會帶幾本書去看。
我逛光華商場逛到什麼書都看,也讀了一堆爛書,但讀到後來,也就知道什麼是好書,什麼是不好的書。我那時候看書已經看到把【文星叢刊】、【今日世界叢書】全部都蒐齊了。一套【文星叢刊】裡,有小說、有政論、有歷史,文史哲全都有。我買了兩百多本,至少也看完了一百多本。等到我去念大學歷史系的時候才發現,原來很多我已經知道的,別人還不知道。
台北工專應該是五年畢業,但我念了六年。前三年應付功課不會很吃力,可是到了三年級出現微積分,就很麻煩了,四、五年級我就不行了。念到最後一年,搞成了三修補考。
無法接受只有「國中」學歷
那時學校對我來說沒什麼特別意義,我只要畢業就好。其實如果不是因為身分證上有教育程度那欄,我根本也不會關心有沒有畢業。但我還是為了那兩個字──虛榮,努力的把台北工專念畢業。因為只要想到,身分證上教育程度那欄填的是「國中」,這是我無法接受的!那時候我已經讀到第六年,要三修補考了。如果三修補考還沒過,等於整個學歷都沒了。而且我也考上預官,如果沒有畢業,只能去當大頭兵,大頭兵要站崗,不能好好睡覺,這個我可不要。
驚醒的那一刻是我發覺,下個星期已經要三修補考了,而我還在那邊看小說!突然一陣風吹過,我覺得不太對勁,應該要讀一讀書。於是,大概背了四題考古題,就是硬背,最後對了兩題,學校就讓我過了。如果沒有那張畢業證書,也會很慘,有了這張畢業證書,我後來才能去念政大歷史系、台大研究所。
回首看看台北工專這六年,青春正年少,我的功課有壓力、人生也不算順利,光華商場是讓像我這樣的人,有個可以逃脫的地方。只要躲到書裡面,明天就好了。書中有顏如玉、有黃金屋也許是騙人的,但讀書至少有個好處,讓我們在面對挫折的時候,有個迴轉的空間
窩在光華商場的那六年,是我人生很多養分的來源,到現在我都還在依賴這些養分維生。
〈傅月庵:茉莉二手書店執行總監,曾任遠流博識網主編,台灣出版界深具影響力的編輯人〉〈採訪整理│許芳菊〉

附記

〈茉莉二手書店〉www.mollie.com.tw     有空可前往尋寶  ,沒空可上網請〈茉莉〉代為尋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