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國文一點通 // 徐仁修–妖龍現形記

徐仁修–妖龍現形記

一九九七這一年,是台灣島歷年來自然生態遭受打擊嚴重的一年,雖然那麼多的民間團體構投入生態環境的保護戰鬥,但不幸的是,我們遇見的敵人是希臘神話中的九頭妖龍-砍了牠的一個頭,牠卻會再生出兩個頭來。更糟的是,一些別有用心的政務官為牠裝上巨大的翅膀,不但使妖龍可以飛天,還用它來遮天蔽日、瞞天過海。就讓我們回顧這一年重大的事件,讓妖龍一一現身:

    一、台灣水泥花蓮廠擴廠案:把原年產二十萬噸的大水泥廠,擴買及新建為年產一百五十萬噸的大水泥廠,這樣重大的擴廠案,卻在經濟部工業局的護航下,竟然以「汰舊換新」的名目而准它不必做環境影響評估;又在縣長王慶豐簽下不准動工建廠的承諾書後,卻公然食言的配合下,大水泥廠在一九九七年底完成了。當初因為涉及行賄而被檢察官以一百萬元交保的台泥總經理辜允辰,在原起訴檢察官被調離花蓮後,以「重重的舉起」然後輕輕柔柔的放下了,而當時主導此案的工業局長尹啟銘,在事後就升官為經濟部次長,只是工業局的課長惠忠海卻在此案中自殺而死得不明不白。王慶豐也為他的「食言」及掌心向外付出不少代價;他在今年縣長選舉中,在花蓮縣的票倉花蓮市及吉安鄉都敗給民進黨,最後雖靠山地鄉及偏遠鄉鎮的票使他連任成功,但,我們可以看出,在民智較開的地區都對王慶豐投下了不信任票。

    二、台泥擴廠的後遺症現在正一件一件浮出抬面,這樣大,這樣耗能源的工廠一完成,花蓮當然需要更多的電,所以發電廠又被經濟部指為「勢在必行」的建設,而且一口氣核准了三家火力發電廠。可是經濟部多年來想在宜蘭縣建一座火發電廠,卻因為宜蘭縣是綠色執政的縣,所以不得其門而入,反觀花蓮縣是由國民黨執政,縣長王慶豐配合度高,所以在花蓮可以「勢在必行」,這種欺負花蓮人,吃定王慶豐的政策,也「勢必」在未來的重要選舉中,顯現出花蓮人的憤怒來!在經濟部核准的三家電廠中,最為人所詬病的是牛山火力發電廠。因為電廠的預定地正好在花東國家海岸風景特定區裏,不但是一般保護區,且是於法有據的「自然保護區」,按照自然保護區法之規定,明令:「不得改變原有地形地貌」、「禁止採伐海岸植物」、「除必要之安全設施外,禁止其他建設行為」,「禁止排放汙水、廢油及傾到廢棄物」。

    由以上可知,經濟部一開始就該將此案退回,可是經濟部卻核准電廠的申請,完全是知法違法,主辦官員官有失職之嫌,並使政府蒙羞,讓政府做出不遵守自已訂定的法律,我們不知道以後政府如何有資格要求她的子民守法?

   為了使電廠能「自然保護區」裡解套出來,財團正積極大力運作,欲將牛山從自然保護區降級為一般保護區,這樣,只要任何一項成功,電廠就可以「冒煙」而「揚煤吐氣」了。

    如果政府真的配合財團將牛山自然保護區降級而達到建電廠的目的,我不知道政府如何向十五年來遵守該法的村民解釋,怎樣向當時由政委請主持調查計畫建議將牛山列入生態保護區的楊平世教授交代,因為這等於打了楊教授一記大耳光。

    另一座在和中的火力發電廠已通過第一次環境評審會,這個在太魯閣國家公園旁的火力發電廠所造成的酸雨,必會破壞國家公園的植被生態,筆者真的不敢相信我們的環評委員如何放得了「水」?替這樣可怕的惡龍點睛。

    如果執政者用這樣不當的手法去協助財團,這是執政黨自作孽,遲早會被人民唾棄。同時,人民也會強力要求未來的執政者追查前任;該負的該法律責任。

    三、當執政者以「產業東移」政策色裝「水泥業東移」成功登陸花蓮之後,正式宣佈「產業東移」是失策而要改成「發展東部的觀光產業」,但我們卻沒有看見任何一位政務官為失敗的政策下台,執政黨只要玩一次政務官「大風吹」的遊戲,所有的失策都一筆勾銷。至於失策的受害人民卻必須「自求多福」,這情形我們在民生社區輻射屋事件中,完全看清了官僚的冷血與可惡。

  「發展束部觀光產業」的政策還沒正式端上桌,台灣省公路局卻已打著它的名號,悄悄地把國寶級的花東海岸公路藉拓寬而毀掉了,即使在公路局被荒野保護協會揭發它以分段施工來迴避「環境影響評估法」而遭到民代、學者專家以及環保團體的指責時,公路局卻人玩兩面手法,一面假裝要停工接受環境影響因應對策研究,卻一面在已動工的地方日夜趕工,未動工的地段則加緊發包,造成「生米煮成熟飯」的事實。而工程設計的粗暴可蔚成「人禍奇觀」,只要看看鹽寮東管處北段遊客中心前十三公尺高的水泥擋土牆就可分曉。

    公路局摘寬海岸風景公路的理由是為了「觀光」以及「沿岸居民」的交通,但謹刺的是它的拓寬毀了許多美景,並遭到「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的反對,更造了一條大部分路段看不到海景,或看到為了避色新公路被海浪沖毀而拋置的大量醜陋又昂貴的水泥消波塊。

    至於說為了當地居民的交通,可就更荒謬了,因為沿岸只有居民五萬,原有的公路可說綽綽有餘,倒楣的是那些因為拓寬而被迫拆去房子的原往民……..。

    那麼到底誰在海岸公路拓寬中得到好處呢?公路局又為什麼要一意孤行呢?

    得到好處的當然是「工程承包掮客」、「工程承包商」(前兩者多為黨政關係銀好的地方民代)「水泥業」、「炒作地皮集團」……….。公路局所以一意孤行的理由有二:一為受到「利益團體」的壓力;二則是為了討好公路局的大老闆。大老闆又是誰呢?

    不久前,台灣省政府發表宋省長的政績,其中一項是–修建了八千多公里的公路。這使筆者然恍大悟,台灣政客的政績是依據花多少預算在工程上,以及在工程所呈現出來的數目字,至於工程的好壞,帶來的後遺症,就像拓寬海岸公路造成的土石流、天然美景的浩劫都在所不惜!所以我們已看到新年度的預算編山二百四十億元要建三千個攔砂壩,至於攔砂壩能挺立幾年?能有多少效用?對河川生態及風景的危害有多大?都可以不必考慮!

    所以當一再淹水的布袋鎮百姓在宋省長涉水來視察所謂的災情時,拉起「不歡迎宋楚瑜」的白布條,因為他們知道省長又是來作秀上電視,根本不會解決任何問題,因為他已是第三次「涉水上電視」。是的,老百姓可以被要一、二次,但久了會明白過來!

    可愛的數目字讓政客可以作秀,於是風景殺手的公路局長升官了,變成更有破壞力的交通部次長…….。近年來,打著大建設之名的大破壞,在全省到處蛀蝕,政客們應該學習:「在天然美景、在自然生態豐富饒的地方——–『不建設是最好的建設!』」「我們能留給後代子孫最珍貴的遺產是荒野大自然,而不是粗暴的建設」。

    所以在國家公園、在自然保護區、國家風景特定區,非建設不可的時候,也應是為了保護美景及生態少受遊客破壞為原則。但,我們今年卻看到,國家公園的直屬上級單位——–營建署,竟然在黃南淵署長的強勢主導之下,通過提高建蔽率以及把建築限制七公尺的高放寬到十二公尺,即使與會的生態學者一致反對,也難以阻止這位即將退休的署長一意孤行。

    國家公園內所以會遇上這樣荒唐的事,是因為以保育國家天然美景與生態為主的國家公園竟然隸屬在以「營造建設」為主的營建署下,這就像將綿羊群殖在狼群下看管一樣,綿羊必會不斷地短少………。

    曾有人喻張隆盛先生為「台灣國家公園之父」,因為國家公園是在他任營建署署長時推動成立的,但他讓國家公園置於營建署而不是成立國家公園署,或移置在環保署或農委會,使得台灣國家公園問題層出不窮,可以說張隆盛先生有功也有過,還不夠資格成為台灣國家公園之父,只有等待誰能推動促成「國家公園署」成立的人,方有此資格。

    四、關西機械工業區:這是全國第一宗欲開發山坡地為工業區的案例而廣受全國注意,但是查該工業區不但是位於河川上游,也是北部區域計畫的生活帶,是「自然景觀敏感地區」,並列入土地分區使用計畫第一類「限制發展地區」中的「山地加強保育地區」,所以是一個依法不可開發區。我們再仔細檢視該工業區預定地的實際地形;全區占地二百二十公頃,其土地坡度在百分之四十五以上的五、六級坡,而可開發用的一、二級坡只占全區面積中的五公頃(2.5%),所以是個地形陡峭之處。

    像這樣的申請案在提出時就應加以退回,但我們的經濟部、經建會卻在半推半就下接案,而環保署、農委會竟然被霸王硬上弓地從事環評。當這些事情遭到「監察院調查報告」指為違法時,這些官僚卻加緊腳步又要再來一次「生米煮成熟飯」的強暴行為。我們在環境評估報告書中,清楚地看見主席張石角先生不顧許多環評委員質問將近百項的問題,逕自避重就輕、渾水摸魚、語意曖昧地以「有條件」通過。

    在這審查案中,一向被認為有學術良知的張石角先生終於徹底露出他的尾巴,一生的清譽得來不易,卻在這一事件中晚節不保,其背後的利害關係令自然生態保育界的人士大為好奇。他這種幾近變相的放水,也遭到當地鳳山溪愛鄉協會對張石角先生提出控訴,現正由檢察官以「偵」字案調查中。

    環保署在此案中可說是幕後那隻黑手,署長難辭其咎。環保署長蔡勳雄是歷任署長中最配合政策、最沒有聲音的署長,當初有人以他是台北市野鳥學會的會員而對他有所期望,但是能進入這個政黨醬缸中都染成一樣黑。所以筆者建議鳥會開除他的會籍,挽回鳥會的清譽。

    營建署長黃南淵在關西機械工業區開發案中的表現也非常「積極」、「強勢」、「搶眼」,他完全無視監察院調查報告有不同意見,逕自召開「內政部區域計畫委員會」專案小組會議,開會討論「關西機械工業區」開發申請案,他的「積極」令人不敢苟同。而當代表全國二十九個民間保育團體的成員欲進入會場旁聽,卻被黃南淵先生強烈拒絕,但開發案業者卻可以列席。後來經過抗議折衝,才允許派五員代表進入陳述立場,但是到了實質審查時,又被署長「強勢」驅出議場,還動用警察強力抬出其中不服的二名成員。可是業者卻被允這留在議場「監督」!

 幸好,區域計畫委員也知事關重大而提議「全體委員親赴關西案現場實勘後,再繼續審查。」這結果當然讓黃南淵先生臉都綠了,綠臉當然很搶眼,跟他的表現一樣。不信?請看一九九七年底,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公布危險山坡地社區名單後,當我們這些小老百姓還給予掌聲之際,營建署竟然指責他們「作秀作過頭」。

    難道營建署是要等到小老百姓買了危樓,或像林肯大郡發生慘案那樣才來公布嗎?是的,提早公布會危害到建商,延遲公布會危害到眾多小老百姓,看來營建署是寧願後者。

    不過小老百姓不禁要問營建署是怎麼准許建商在那樣危險的山坡蓋那麼多房子?為什麼不去督促那些危樓改善?為什麼沒有人為林肯大郡慘案負起政治責任

轉自:http://silencio.tw/3-5.htm

Posted in 國文一點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