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缺之美》—讀後心得

花朝月夕,固然是好的,只是真正的看花人哪一刻不能賞花?在初生的綠芽嫩嫩怯怯的探頭出土時,花已暗藏在那裏。當柔軟的枝條試探地在大氣中舒手舒腳時,花隱在那裏。當蓓蕾悄然結胎時,花在那裏。當花瓣怒張時,花在那裏。當香銷紅黯委地成泥的時候,花仍在那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