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聯絡簿 好文分享 11 18 星期二
formats

好文分享 11 18 星期二

好書大家讀-希靈帝國  作者:遠瞳  網址:http://tw.hjwzw.com/Book/23758

這里是銀河系的中心地帶。

宇宙中最極端的環境是什么?不會是恒星核心:那里對宇宙通用的“極端指標”而言就和溫泉一樣舒適;也不會是黑洞表面,盡管它吞噬一切,卻還稱不上規模宏大;也不是造星云團,雖然它能量澎湃活動劇烈,但終歸存在寧靜的間隙。真正稱得上宇宙極端環境的,其實是這種最燦爛的星系核——它輝煌壯麗,光輝燦爛,卻是絕對的死亡地區:至少對那些剛剛踏入宇宙的文明而言是這樣。

我們所登陸的這個星系擁有一個大尺寸的中心核,在這半徑一點一光年的區域內,到處都是寸步難行的死亡漩渦,驚人的質量被壓縮在這半徑一點一光年中,于其核心形成了一個超大質量而且古老的黑洞,在這個黑洞的視界之外,無法被黑洞捕獲的“安全距離”分界線上,明亮且活動劇烈的原始物質壓縮成一種致密的“云殼”,并不斷激發出劇烈的γ射線和各種電離射線,激烈的能量釋放和物質流導致這個區域所有的東西都在向外拋射,并推動了中心核之外的所有東西,高活躍度的物質和低活躍度的物質碰撞,反應,聚變,所釋放出來的璀璨光芒和奔騰的物質射流(主要成分是氫,以及極少量在射流中反應生成的氦)一直延伸到一點五萬光年之外,以至于在深空看向這個區域,銀河中心如同臥著一枚朦朧的銀色巨蛋。

在中心核這一點一光年的范圍內會受到黑洞擾動,盡管這種環境無法對帝國星艦造成什么太大影響。但它畢竟不是打仗的好地方:對交戰雙方而言都是這樣,因此讓我們把注意力向外移動,看看這個核心外面在發生什么。

脫離了這個區域便會進入膨脹區,黑洞的致命引力僅在其視界范圍內有效,在視界之外,它的引力只能和常規天體一樣“柔和”,在這個區域內,有至少三十顆空前巨大的恒星正在快速度過它們那短暫而輝煌的一生,這些巨大恒星中個頭最小的一個都擁有相當于太陽上千倍的質量,它們在物質富裕的銀河中心誕生。體態臃腫,反應劇烈,表面噴發出的大量氣態物質形成一道比恒星本身還大數萬倍的云團,這里的每一個太空實體都是年輕的,而且很快就會老去,它們揮霍著與生俱來的巨大質量,飛快地蛻變成重元素超標的星體殘骸,然后在爆炸的沖擊和銀心氫射流的吹拂下變成沖向銀河邊際的星體碎塊,自有新生的星星來代替它們的位置。至于那些星星的尸骸。它們會在幾億年甚至幾十億年后終于暫停下腳步,成為某個開化生物脖子上的金項鏈。某個部落酋長額頭上的鐵王冠,擺放在王宮或者博物館的展臺上,在鎂光燈的閃爍中,被賦予一段段對它們而言毫無意義的歷史和故事,一群區區百年的聰明動物講述著這些經歷了億載光陰的星星碎塊的事跡,在黃金和其他重元素那微弱的閃光前目眩神迷——這閃光卻不如我眼前的億分之一。

我和林雪等人站在艦橋上,眼前是這銀河的搖籃,它的規模如此巨大,光輝燦爛。令人不經意間就會目眩神迷。聽說在物質比較松散的普通造星巢中,甚至會有數千顆年輕的恒星擁擠在一起,但那地方絕對沒有銀河中心這么“熱情”,兩者的物質密度和反應劇烈程度都不可同日而語,當然引力環境也是天差地別。普通文明制造的飛船進入其中不管哪一個環境下,大概都會被撕得粉碎,但我估計在這里。它們會被撕的更碎一些。

淺淺碰了碰我的胳膊,眼前壯麗的太空環境讓她很是感嘆:“真亮,刺眼。”

我點點頭:“嗯,瞎狗眼的地方——我這眼睛都看酸了。”

“咱們真要在這地方打仗?啥都看不見啊。”

“沒事。雷達能看見就行,反正是超視距戰爭……”

林雪捅著手心的迷你麥迪雯,聞言目瞪口呆:“看到此情此景,你們就討論這個?”

“不然呢?”我和淺淺異口同聲地反問道。

大小姐:“……算了,就不該對你倆活寶有任何期待。”

“大部分世界在星體制造流程上都差不多,”莉莉娜戴著副能遮住她半張臉的墨鏡在那煞有其事,“這是已知流程最短而且循環率最高的造星模式,這環境下產生的各種噪波和干擾都很強,梅洛瓦人借著這個環境集結兵力倒挺聰明。”

艦隊現在集結在銀心的物質膨脹地帶,雖然沒有進入中心核,但這里仍然險惡,引力和物質射流的拉鋸戰導致這一地帶到處都是致命的暗潮,不過在零點一四光年之外的一顆正在劇烈活動的巨恒星給艦隊標注出了一個較為穩定的“蔭蔽區”,我們可以省一點原本用于維持戰艦姿態的能量,這點能量或許無足輕重,但對高效且精準的希靈使徒而言,任何浪費行為都是不會被原諒的,同時借助這顆恒星宣泄出的電離輻射,艦隊將自己偽裝成了一道不會引人注意的暗流,梅洛瓦人現在還沒發現他們的艦隊外圍已經聚集了數量如此巨大的洪水猛獸。數百艘永恒級母艦已經在這些明亮的云團中列陣待命,主炮充能,所有突進飛船都在躍遷臨界狀態,只等待來自總旗艦的一聲令下。

“再等等……他們的傳送還沒結束……既然來了,就要多留下幾個。”

林雪的眼睛中泛著淡淡的白光,她沒有看著作戰星圖,只是一邊逗弄著手里的小小麥迪雯一邊看似不經意地說道,梅洛瓦人將集結多少星艦本來是對方的軍事機密,但對先知而言。一切早就是個透明的秘密,在林雪的提示下,艦隊現在還在按兵不動。

不過總攻的時刻已經快到了。

帝國艦隊現在隱匿在一道猛烈的氫射流后,這道氫射流來自銀心,寬達數百萬公里,在微波觀測下如同一條模糊浮動著的飄帶,而在氫射流另一側大約十二光分之外就是梅洛瓦人的跳躍點。他們同樣選擇了零點一四光年之外那顆巨恒星所標示出的“平靜區域”作為跳躍點,并且大概借助了這顆巨恒星的引力來為自己的跳躍定標,現在十二光分外已經聚集了上千座龐大的梅洛瓦星艦,以及這些星艦所帶來的規模龐大的護航艦編隊。根據之前掌握的情報。那些幾乎和永恒級一樣巨大的淡金色戰艦就是梅洛瓦人的“將軍級航母”,是敵人的主力飛船。這是一種能夠投送巨量無人機,并且本身也裝備了強力主炮的飛船,它們的設計思路大概有受到帝國風格的影響,在之前突襲敵人邊界軍事節點的戰斗中,我們得以確定這些飛船的主炮幾乎能和三分之一強度的“星河”媲美,不過梅洛瓦人的火控技術和主炮冷卻技術明顯不到位,這些將軍級航母最大的威脅還是它們投放的躍遷式無人機——那些惱人的玩意兒簡直就是一群小型躍遷導彈。所以這次我們帶上了大量防空護衛艦,就是為了克制梅洛瓦人的將軍級航母。

當梅洛瓦人最后一波將軍級航母從跳躍點最中央的“暗區”慢慢浮現出來的時候。林雪眼中的光芒微微閃爍了一下,她用力揮下手臂:“全艦。隨意開火!傳送空間炸彈!”

一瞬間,早已蓄勢許久的永恒編隊炮火齊發,刺眼的幽能洪流比太空中的明亮云團還要燦爛數倍,似乎要讓這銀河中心都被映襯的黯淡下來一樣,與此同時,數百艘重型轟炸艦的彈射倉次第打開,一個個被藍光縈繞的膠囊形炸彈消失在彈射倉前的空間裂痕中。幽能的信息優先級高于世界常規物質,因而擁有無限高速,即發既至。重型轟炸艦投放出去的巨大炸彈在世界之外運行,同樣無視了這十二光分的距離,幾乎是和幽能炮擊同時抵達了梅洛瓦人的艦隊上空。梅洛瓦正規軍總歸還有當年身為帝國爪牙的底蘊,在知道自己要和帝國艦隊對抗之后,他們至少還知道時刻用巨盾型的飛船保護在艦隊周邊:因為希靈軍隊的攻擊從來都是突然而迅猛的。在梅洛瓦艦隊外圍,球殼形的空間范圍內,原本就有大量扁球形的中型飛船。這些飛船原來就是他們的聯合護盾發生器,我軍的第一波炮火轟擊在這層聯合護盾上,竟然有相當一部分被擋了下來——看來梅洛瓦人從舊帝國手中學到的東西還真不少,護盾技術并不稀奇。可是聯合護盾卻是個很高端的玩意兒,他們把這一手山寨的很熟練嘛。

不過畢竟是山寨產品,一輪星河齊射已經讓這層看似厚重的護盾劇烈閃爍起來,而差不多同時撞上來的躍遷炸彈終于在這層護盾上撕開一個大口子。聯合護盾最大的特點就是它不像常規護盾那樣只有“完整”和“消散”兩種狀態,常規護盾是不存在“傷口”這種設定的,它要么保持完整,要么徹底消失,但聯合護盾不同,就和實體裝甲一樣,它會因局部強度驟降而出現區域性的真空區(想想臭氧層空洞)。當真空區出現之后,原本被聯合護盾保護起來的引力阱發生器也不得不暴露在接下來的幽能洪流之下,持續性的星河轟擊頓時破壞了梅洛瓦人的引力阱保護圈——雖然只是暫時的,但這一瞬間已經足夠了。

另外一半重型轟炸艦緊隨其后,拋射了第二批“彈藥”,這次卻不是空間炸彈,而是一次性的傳送阻斷器。

這是種內含一套高強度引力阱發生器和一組干擾設備的“炸彈”,它們專用于破壞正在開啟狀態的空間通道,這些令人猝不及防的小魔鬼鉆進梅洛瓦人的跳躍場最中心,釋放出劇烈震蕩的干擾信號,那里整片空間的坐標都錯亂起來,所引發的后果是毀滅性的。

正要完成實體化的最后一批將軍級航母開始扭曲,變形,在錯亂的空間坐標下被粉碎成無數個小小的碎塊。如果湊得夠近,你甚至能看到那些被從正中間分成兩半的梅洛瓦人。他們變成了光怪陸離的細長肉條,身體因坐標錯誤而支離破碎,然而他們沒有流血也沒有痛苦,甚至現在還短暫地活著:在空間坍塌之前,這些錯亂的坐標在更高維度上仍然連接在一起,因此你所看到的粉碎情景就好像從四維空間看到了三維空間的人類內臟,或者從三維空間看到一個二維圖像的中間部分,然而隨著那些一次性的干擾裝置關機,所有錯亂的坐標都不會得到修復。這些被分裂開的東西將從高維度重新跌落到三維世界,真正成為一灘碎片。這些將軍級航母的艦長還能思考,他們驚悚地明白過來自己遭到了哪種武器的攻擊,并瘋狂地呼叫后方基地停止傳送,然而為時已晚,傳送阻斷器的時鐘已經走到終點,坐標干擾系統停機,引力阱也隨之失效,這些將軍級航母的最后一部分碎片被跑射到梅洛瓦艦隊的中央位置。隨后發生了連綿成片的大爆炸。

西維斯將她的指揮刀抽出,風暴指揮官的力量瞬間覆蓋了整個帝國艦隊:“第二梯次攻擊開始。不要保留火力,以皇帝的名義,不留活口!!”

更多的炮火和更多的躍遷彈頭開始傾瀉而出,瞬間跨過橫亙在兩軍之間的氫射流區域,對剛剛反應過來的梅洛瓦人狂轟濫炸,重型突擊艦作為先頭部隊,其余突擊艦和單兵戰機后續,負責突進的飛船紛紛進入跳躍狀態,他們的任務是在近距離和側翼撕開梅洛瓦人的聯合護盾。如果可能的話,嘗試摧毀敵人的引力阱發生器,我們可以再次向敵人陣地內部投射一輪超重型炸彈。梅洛瓦人的陣型在第一波次的強猛攻擊后有明顯的混亂,然而畢竟是昔日的王牌仆從軍,又受到舊帝事思想長期的影響,他們的戰斗素質確實不低,這時候已經調整陣型并重新張開了聯合護盾。面對帝第二輪的炮火,盡管護盾岌岌可危,梅洛瓦人還是冷靜地組織起了反擊。

但不管他們的反擊力量達到什么程度,戰局仍然在向著有利于我軍的方向傾斜:本身帝國艦隊的整體戰斗力就比梅洛瓦人高。他們如果能占據先機,憑借數量優勢或許還能和帝一戰,然而現在他們連先機都沒了,數量優勢也因最后一波次跳躍時發生的大爆炸而被拉下很多,按這個情況發展下去,似乎梅洛瓦人的全軍覆沒只是個時間問題。

“木頭,你有沒覺得哪不對勁?”林雪雙臂環抱站在軍官席上,叮當和小小烏鴉一邊一個扒著她的肩膀,仿佛兩個對稱分布的肩章,后者好像也知道打仗是很嚴肅的事情,雖然不懂但還是老老實實地安靜下來,抱著根韭菜看我們說話。

“確實不對勁,”我點點頭,看著手中一直握到現在的東西:那是一塊天藍色的不規則水晶,表面泛著能量的輝光,珊多拉的氣息從水晶中散發出來,就好像她親自站在自己身邊一樣:這是一塊共鳴水晶,利用晶峰星球特產的水晶物質打造,而現在,它就是珊多拉意志延伸的物質載體,“梅洛瓦人的仆從軍怎么沒出來?”

我感覺現在的情況跟預料的有點不一樣——梅洛瓦人有仆從軍,而且他們絕對不會把仆從軍的人命當回事,因此理論上,他們在跳躍進入這個銀河的時候會讓仆從軍在頭前開路才對,他們會讓那些奴隸種族擔任炮灰和肉盾,而不是現在這樣,用自己的正規軍和帝國艦隊火拼,卻讓自己的奴隸們藏在某個安全的地方。

我手中握著共鳴水晶,而在這座旗艦的艦首還有一個特殊的裝置,那里安裝著一塊更加巨大的水晶和一組放大天線,那裝置可以將水晶的力量擴散到整整一光年的范圍——足夠覆蓋最大的戰場。在出發之前我們就考慮到梅洛瓦人可能將奴隸種族當做炮灰驅趕到戰場上,所以準備了這東西,雖然現在珊多拉正在虛空變身,無法親臨戰場,但她的力量還是可以通過共鳴水晶傳遞過來的,即使沒有進入榮耀形態,她要抑制區區一處戰場上可能出現的奴隸種族也不費吹灰之力,這就是為什么我們能這么放心地來銀心迎擊梅洛瓦人。不過現在看來……敵人好像并沒按照我和珊多拉設想的劇本行事。

“我看看,他們又要耍什么花招,”林雪瞇起眼睛,看向星圖,雖然她看不懂那東西,但星圖上的艦隊分布有助于她集中自己的力量,來關注一個比較具體的事物,片刻之后,她微笑起來,“哈……不愧是無道昏君……注意,稍后還會有兩支部隊跳躍進入戰場,巴瑞安投入的軍隊數量比預料的還多,現在只是開胃菜。”

“還有?他真的要舉全國之兵放在這一次戰斗中?”

“只能說巴瑞安手中的軍隊比圖拉佐所知道的還多,看樣子在那個倒霉老頭被排擠出去之后,巴瑞安秘密增加了軍隊數量,這部分軍隊又是一批‘秘密部隊’,巴瑞安手下全都是秘密部隊,軍隊之間都不知道友軍的編制……這……這真是個奇葩的暴君,他連自己都快不相信了!”

(未完待續)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