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詩情又畫意

青青河畔草

     

青青河畔草,鬱鬱園中柳。

 

盈盈樓上女,皎皎當窗牖。

 

娥娥紅粉妝,纖纖出素手。

 

昔爲倡家女,今爲盪子婦,

 

盪子行不歸,空床難獨守。

賞析

    她,獨立樓頭體態盈盈,如臨風憑虛;她,倚窗當軒,容光照人,皎皎有如輕雲中的明月;爲什麼,她紅妝豔服,打扮得如此用心;爲什麼,她牙雕般的纖纖雙手,扶着窗欞,在久久地引頸遠望:她望見了什麼呢?望見了園久河畔,草色青青,綿綿延延,伸向遠方,“青青河畔草,綿綿思無道;遠道欲何之,宿昔夢見之” (《古詩》),原來她的目光,正隨着草色,追蹤着遠行人往日的足蹟;她望見了園中那株鬱鬱蔥蔥的垂柳,她曾經從這株樹上摺枝相贈,希望柳絲兒,能“留”住遠行人的心兒。原來一年一度的春色,又一次燃起了她重逢的希望,也撩拔着她那青春的情思。希望,在盼望中又一次歸於失望,情思,在等待中化成了悲怨。她不禁回想起生活的波弄,她,一個倡家女,好不容易掙脱了歡場淚歌的羈絆,找到了愜心的郎君,希望過上正常的人的生活;然而何以造化如此弄人,她不禁在心中呐喊:“遠行的盪子,爲何還不歸來,這冰涼的空床,叫我如何獨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