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複者易毀

Published on 2015 年 03 月 18 日, by

一位老闆坐著舒適的豪華轎車,由司機駕駛,做三日的環島考察,司機當然羡慕老闆,有人開車,暗中照照鏡子,覺得勞逸不均,自憐命苦。

到了下榻旅社,老闆還在輾轉反側,久不成寐,隔壁的司機早已經鼾聲如雷,輪到老闆起床照照鏡子,兩鬢飛霜,覺得誰苦誰樂?根本不是司機的對手。

當晚司機夢見自己成了老闆,業務繁雜、勞心營營,苦得不得了,頭髮全白,竟在夢裡驚醒,醒來發誓不做老闆,才又睡著。

而老闆好不容易睡著了,夢見自己成為司機,開車趕路,體力實在支撐不住,也驚醒了,只祈求上蒼,最好身體享受仍是老闆,心地單純能像司機,如果能夠如此,我就可以長生不老了,祈求著祈求著,在司機的鼾聲裡不曾再睡著。

這樣的故事,正說明了天地間有許多無奈,難以兩全,在這無奈之中,即寓有造物者最最公平的原則。

五十年前還在使用的木造牛車,沒聽說要送廠保養維修的,現在的汽車,年年要保養,常常要修理。至於高科技的戰鬥飛機、太空飛梭,可以想像得到,每出一次任務之前,都要檢查維修,故障的概率太高了!這也是造物者的公平原則:機件越複雜,越容易毀壞。

心靈也是一樣,多慮的人機件複雜,多能的人機件疲勞,老闆比司機心智龐雜,龐雜就精力耗散,耗散就容易潰裂。就像枝條養得多,根就容易枯,哪能像司機早晚只要想一件事,心思簡單,根柢粗厚,牛車樣的就不易出故障。

心是身體最忠實的奴僕,時時為身體做無窮的勞役,而大家也任由這顆心越複雜越勞悴,南征北討,以為斬獲越大,可以讓身體越光彩越享受。

何曾想過:

儘管身體穿著華貴保暖的衣裘,心一恐懼,再保暖的衣裘也禁不住身體發抖!

儘管眼前擺著美好的食物,心一警戒,再美好的食物也咽不下喉嚨!

儘管旅舍陳設豪奢,心一憂急,再氣派的床褥也築不成夢鄉!

此乃“機複者易毀”也。饒一饒自己的心吧,只有讓內心寧靜簡單,才不易毀傷,布衣、粗糲、曲肱之處,也許正是安樂窩與黑甜鄉呢。